猎城网跨境商品分销平台

没有找到您想转到的城市?

查看全部站点

老昆明的乡土味


有如咀嚼酸甜苦辣的百味人生一样,我喜欢时时咀嚼老昆明的乡土味(也是传统味),这也许是由于我自小生长于斯的缘故吧。

  老昆明的乡土味很浓,年复一年弥漫于大街小巷,尤其是周边的农村。看看春节吧:城里张灯结彩、锣鼓喧天自不必说,加上耍龙灯、踩高跷、放鞭炮、贴春联、铺松毛、买玩具、穿新衣、请春客、走亲友、逛公园……好一幅五彩缤纷的市井风情画!农村更是别有情趣:摘松、舂饵(音“快”)、耍蚌灯、抬轿子、摔跤、斗牛、唱花灯……犹如一次盛大的联欢会!记得有一年,我陪同著名花灯演员袁留安到福海乡过春节。留安和民间艺人在台上一连唱了3天。男女老少纷纷端着小凳蜂拥而来观看,一块大广场顿时变成一个红红绿绿、热气腾腾的海洋!我们同一群演员分散住在农户家中,有时围坐在火塘边促膝谈心,宛如亲人欢聚一堂……再看看当年的茶馆(社)吧:位于正义路上段的“大华交益社”、位于长城电影院(现在的人民电影院)门口的“长城茶室”,和位于福照街武成路交叉口的武成茶馆,从早到晚,人出人进,几乎坐无虚席。前来喝茶的,有身着长衫的老人,有身着中山装或西服的教师,有身着粗布对襟的苦力,还有谈笑风生或沉思默想的诗人、作家或记者。

  为了凑个热闹或赚几个零钱,一些民间艺人也常来茶馆里唱上一段两段或一曲两曲,更使茶馆锦上添花。他们用两根粗绳挂在肩上,托着一个长形的木盘垂于胸前,木盘里盛满香烟、糖果、五香花生、五香瓜子之类的小食品,一边围着茶客转来转去,一边轻声叫卖。那时,我和青年诗人聂索常来这些茶馆谈诗论文,不时买上几包花生、瓜子边吃边聊,颇有情趣。假若跟今天一些灯光昏暗、芳香四溢的咖啡馆比较起来,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情调了。我还记得当年的文庙(即现在的昆明市群众艺术馆)里有一个说评书的茶室,里面摆着几十条长凳,可以容纳百十人。说书人叫陈玉鑫,他身着一件灰色长衫,口若悬河、眉飞色舞地说讲过《水浒》、《三国演义》等古典小说,据说是当年老昆明手屈一指的说书人。在我的记忆中,像这样技艺出众的民间说书人,今日似乎已经销声匿迹了,说来不免令人喟叹。至于名闻遐迩的玉溪街(位于现在昆明市百货大楼旁)夜晚的风味小吃,端仕街小店里的卤饵(音“快”)、走摊小贩的担担饺,以及护国路东面广场上“变魔术”、“耍猴戏”、“看木偶戏”等等娱乐场景,今日也早被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所取代了……

  老昆明的乡土味远远不止这些,只不过信手拈来淡淡的一笔,但就从这淡淡一笔中,似可瞥见老昆明那股浓浓的传统气息、人文气息和市井风貌了。对此,今日车马喧嚣、时尚成风的新昆明,无疑是逊色多了。 

【我来说两句】
暂无评论,欢迎发表评论